当前位置:高尔夫俱乐部资讯太子奶创始人被刑拘 涉土地窝案
太子奶创始人被刑拘 涉土地窝案
2022-11-04

李途纯刑拘隐情:或涉土地窝案

每经记者 夏子航 发自湖南

至6月16日晚间,太子奶集团创始人李途纯的手机已逾72小时处于“关机”状态。一同与外界失去联系的还有李途纯的儿子、太子奶集团股东、原北京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掌门人李帅。

多重渠道消息证实:李途纯已被刑事拘留 “带走”。这是个信号——株洲方面已经放弃挽救太子奶集团,李途纯的命运和他身后风雨飘摇的太子奶帝国一同站在了暮色中的悬崖峭壁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经调查了解到,株洲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对李途纯至少展开“两线行动”:突袭太子奶集团株洲总部所在地,查封太子奶集团的财务、人事、董办等多间办公室;6月12日,株洲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奔赴湖南临湘“抓人”。

太子奶集团积重颇深,有消息称李途纯遭刑事拘留牵涉非法吸收公共存款。而记者深入临湘调查到的情况,则更令人震惊。临湘当地一公检法系统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株洲市公安局经侦支队6月12日来到临湘,“带走了20多人,牵涉临湘当地五尖山的土地窝案,被带走的包括临湘市国土局副局长以及当时负责土地拍卖的拍卖公司老总等多名人士。”

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临湘市国土局局长李志宏、株洲市政府宣传部外宣办主任乔应镭表示至今仍不知情;太子奶集团总裁韩月平则未否认遭查封及李途纯被刑拘的消息,只强调“并未收到株洲市公安局的正式通知”;而李途纯妻子金晓琳、李途纯弟弟李洁纯皆婉拒回答李途纯遭“带走”的问题。

刑拘前的最后一周

再回望并未走完的6月时光,李途纯在这段日子里的一切不寻常举动,似乎正是其被刑拘的“前奏”。

6月12日之前的一周里,这位在身边人看来“说话天马行空”、“总出纰漏”、“2008年后就未再正式出面受访”的太子奶集团创始人,分别于6月6日、6月12日两次现身报端。

“我并不想回归但更不想看它死去。”李途纯6月6日在长沙如此评说着他与太子奶集团的纠葛,他仍在强调 “可以平息目前恶化的局面”、“破产是最不负责的”,但太子奶破产后“责任我仍然一人承担”。

彼时,李途纯指责拥有国资背景的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科奶业)背叛拯救太子奶集团的承诺,反戈鼓动太子奶集团债权人申请太子奶集团破产。

李途纯还在忙于展开一些 “过火”的举动。“李途纯6月4日前后,正同反戈的高科奶业决裂,并谋划通过一些手段收回被高科奶业托管的太子奶基地,湖北黄冈基地就是第一个目标,并已有运作。”李途纯身边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

高科奶业新闻发言人王琳4日证实,湖北黄冈的生产基地被当地债权人占据,不在高科奶业的控制中。高科奶业派往黄冈的太子奶负责人陈伟,派驻密云的太子奶负责人肖石高均被当地工人扣留,产供销全面停滞。法院已将高科奶业租赁的太子奶生产基地的账号查封。

事件的恶化不仅于此。6月4日,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也被反对破产的300名债主扣留。

李途纯则在6月6日公开表示他同太子奶集团债权人的 “良好关系”。李途纯称数百位债权